各位朋友们,最近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较为严重,请各位朋友们一定要做好防范措施,没什么事,请务必待在家,以防感染,最后祝大家新年快乐!
童年心里话 校园心里话 爱情心里话 家庭心里话 社会心里话 恐怖心里话 小秘密 搞笑心里话 关于本站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心里话

感人的鬼车司机

时间:2018-07-09 08:49:59来源:我的心里话 作者: 网络点击:
接了这辆车不到半年,好多莫名其妙的事情就接踵而来。这是一辆三箱富贵出租车,车号不错:京BE5007,北京很常见的那种。这辆出租车是2001年的,人家开三年了,我半年前接了过来,不过车保养得确实不错,自打我开上以来,从没半路抛锚过。

                                  wea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wea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接了这辆车不到半年,好多莫名其妙的事情就接踵而来。wea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wea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这是一辆三箱富贵出租车,车号不错:京BE5007,北京很常见的那种。这辆出租车是2001年的,人家开三年了,我半年前接了过来,不过车保养得确实不错,自打我开上以来,从没半路抛锚过。wea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wea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第一件让人摸不着头脑的事儿是有一天下雪,雪不大,是带着冰渣的那种雨夹雪,天灰蒙蒙的,那天我像往常一样,早晨七点出去的,拉了一天,晚上大约八点左右收的,我把车停在我们小区楼下的小松树边,当时车上全是泥点儿,轮胎上也全是泥,锁车的时候我还在想:明天又该洗车了。wea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wea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可令我想不到的是第二天早上,我一出家门,就看见我的车一尘不染,我奇怪的打开车门,发现连车里的脚垫都像是刚洗过的,不见一丝泥土,完全一个出租车“七净”的标准模样:车身净,地板净,玻璃净,轮胎净,座椅净,仪表盘无杂物,发动机表面无油污。wea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wea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直到现在我也猜不出这到底是谁干的。不会是家里人,家里的妻儿不可能趁我睡觉的时候大半夜的出去擦车,即使擦车也不会擦的如此专业,更不会开车出去洗。还能有谁呢?wea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wea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接下来更摸不着头脑,有一天我正在保利大厦门口排队“趴”着,后面一个瘦高的“的哥”从他的捷达车下来,拉开我的车门,拍着我的肩呼我“老谢”,我回头说:我姓徐不姓谢。那瘦“的哥”连忙道歉说认错人了,可又走到我车后边,看着我的车牌号自言自语:“这不是老谢的车么?”我想这位兄弟也许是认识我的前任“的哥”不知道换主了,也没太在意。wea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wea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还有件莫名其妙的事儿就是我这辆车的公里表老不准,明明头天收车,把车锁在小区楼下时,表上最后五位数是13201,可第二天早起一出车,居然变成16575了,多出了300多公里,一开始我以为是自己记错了,就拿了张纸记了几天,可还是老对不上。邪了!每天都多出两三百里,我开始怀疑是表坏了,去了一趟富康特约维修中心,修理工说一切正常,公里表根本就没毛病!wea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wea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接二连三,一天中午我正在三环附路上扫活,前面有辆夏利出租车前机器盖大开,打着双闪,旁边有个“的姐”向我招手求援。我连忙停车问怎么回事,“的姐”说车一下子熄火,怎么也打不着,好像是没油了,管我要点油,我说没问题。接过“的姐”递过来的油桶和塑料管,拧开油箱盖,把塑料管一头插进油箱,一头用嘴吸了一口,然后马上对准白色塑料油桶,当汽油注入油桶的时候,我发觉汽油的颜色不对劲。“的姐”也诧异:“大哥,您使得什么汽油啊?怎么那么红啊?”“我一直加中石化的油,93的,好使着呢”我也纳闷。真的奇怪,我油箱的汽油怎么是红色的?我百思不解。wea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wea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更奇怪的还是三月份的那一天,天色渐渐暗下来,北京的黄昏更显得灰沉沉的,视线不是太好。我车上拉着一个广东佬,往机场赶,时间挺紧,从三环路的拥挤中好不容易“杀”出来上四环,速度一下子跳到90,直奔机场高速,一路顺畅,我在最里道开着,车子又快又稳,一眨眼的功夫便过了朝阳公园桥,就在这时不知怎么我的车突然间轮胎抱死,像是有人猛踩了急刹,然后就是尖利的刹车声刺破耳膜···等我回过神来,车已经熄火,钉子一样钉在路面上,我的右脚竟然还在油门上踩着,更令我吃惊的是,一个头戴安全帽的小个子民工,就在我的车头前,离前保险杠最多只有一拳的距离!如果说轮胎抱死是个故障,那这个故障岂不是救了一条人命?那也太巧合了?wea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wea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杨队打来电话,让我去下交通队,说我的车违规了,让我去交罚款。我大吃一惊:自打开出租车以来,我都是晚上十点就收车,怎么会在夜里两点多还违规?我开车直奔交通队,询问1月17日的凌晨我车违规的具体情况,交警把我带到另一个满是屏幕的房间,在一个键盘上输入了我的车号,录像清晰的显现出来了,还确实违规了,只不过开车的不是我,是一个大脑袋,有些谢顶的中年男子···我惊呆了,半天说不出话来。wea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wea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我决定一探究竟。我回想起那个男人穿的工作服是我们公司的,断定这个人可能是我们公司的司机,也许就是我的前任司机,公司杨队一定知道。我把车开到公司,找到了杨队,向他打听老谢这个人。“你们认识?你打听他做什么?”杨队有些诧异。wea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wea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我说:“想和他聊聊,听说他的驾驶技术,修车技术都特别好,对这辆车的状况也熟,想找他学习学习。”杨队一边打量我一边说“他现在···不开车了”“他是不是大脑袋,谢顶,四十多岁,中等个,有点胖有点驼背,走路又点罗圈腿····?”“你···你是怎么知道的?”“我昨天还见过他呢”杨队急急忙忙从一大堆资料中翻出一张报纸,手明显在发抖,他指着报纸上的照片问:“是他?”“是啊”杨队好半天才从嘴里发出颤抖的声音“老谢他,他···他早死啦!”wea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wea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我顿时浑身战栗,嗓子干的要命头发根都竖了起来!难道是我见鬼了?wea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wea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那是一张去年的《京华时报》报纸的标题赫然醒目~~出租车司机谢国成昨夜因疲劳过度诱发心肌梗塞于紫竹桥猝死。wea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wea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因为我不相信鬼,所以我打算弄个明白,这天晚上,我躲在我家小区的大门口马路对面,跺着脚,我打算装作乘客,坐一坐我自己的出租车。

主人,如果您觉得这篇心里话故事不错的话,求打赏和分享下哦,让我们有更多动力去创作和分享!
顶一下
0%
返回首页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
  • 草包小道士

    我的名字叫草包,人如其名,一个头里长草,脑袋里长包的人,他们叫我草包。而且我还是一个道士,他们叫我草包小道士,带领一帮智障.....不.....是草包队友斩妖除魔,造福苍生,直到生命的最后尽头。

  • 梦里一场车祸后,我灵魂出窍了

      有一段时间抑郁症很严重,严重到每天都想死,每天都在怀疑自己,什么都不想做,只想静静的躺着, 感觉自己是个废物。   每天都在计划着应该怎么死。

  • 我所经历的灵异故事,回魂托梦投

      这是我的真实灵异故事,也是我亲身经历过的。   原本没经历之前,我是绝不信这些事情的,谁和我说,我就辨倒谁,大家都说我是杠头。在我眼里,谁说这些,我都认为是哗众取宠博眼球,直到我的亲人去世,我才相信这些。

  • 火葬场的那只鬼手

      这个故事,我还是从一个朋友的嘴里听来的,要不是他因为喝多了嘴上没把门的,估计我是根本不可能听到这段诡异经历的,那么话不多说,咱们直接进入主题。

  • 我死了四年了,现在是个鬼

      我死了四年了。   我是个鬼,讲真,做鬼和我想象中不太一样。   人死后可以选择投胎做人或在阴间做鬼。而阴间完全就是个翻版的人间。有银行,有警局,有商业中心,有菜市场,甚至有学校……唯一不同的是——阴间的居民是鬼。

  • 闹鬼的太平间,差点要了我的命

    这次医院工作的恐怖经历,差点要了我的命,但是很感谢老天有好生之德,让我大难不死,可能是我平时喜欢做好事帮助人吧!   我投了无数份简历,现在终于有了结果,我被录用到老城区的一家公立医院。

  • 那所传说中的鬼校

      我是一名师范大学毕业的学生,这是我几年前毕业找工作的一个恐怖回忆,现在想来都还是一阵后怕。   一日,经过一面老墙。上面粘贴着招人启示:高中教师,高薪。如安全教满十天。即付10万。联系电话:########.联系人:王校长。明南高中。

  • 夺命末班地铁

    一、地铁惨案   最近,我换了一份新工作,下班回家需要搭乘四号线的最后一班地铁。   午夜末班车这条线路是最近新开通的,历时五年才建成,据说本来两年

  • 校墓处

      我以前有一个老同学在外省上高中,那段时间我们经常联系,互通上学期间的所见所闻。她在初中和我一个班,是一个很开朗很活泼的女孩,我

  • 那年的医院怪事,现在都还抹不去

      一九七0年初秋,我妹妹得了胸膜炎,可当地医生大都看过,但都没诊断出准确病因,一直当作凉寒感冒医治。吃了个多月药,甚至泼水饭(认为病患者是遇到了鬼魂,便在屋后或岔路口泼一碗水饭,并烧一些纸。)

本站周点击排行
  • 草包小道士
  • 琼ICP备18001500号

    琼公网安备 46010802000240号

    Jquery返回顶部_我的心里话(www.5xl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