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罪档案网--一个记叙近代国内外犯罪史的网站 喜欢鬼故事的+鬼故事群QQ 327217863 知名网红等你来撩 羞羞影视 文字广告请联系QQ:2396088795
无限流量免费送 抖音四海公会招主播 文字广告10元/月 文字广告10元/月 文字广告10元/月
更换网页背景图片-我的心里话

我的心里话 亲,更换背景颜色点上面方框哦! 温馨提示:第四个背景有鬼出现,心脏病者慎点!
------------嗨,陌生人您好!欢迎来到“我的心里话”故事网站,在这里的朋友都是来自中国的大江南北,我们虽彼此都不认识,而且互相也没有交集,但是我们都有一个追求,那就是心灵的倾诉和倾听。或许在某个陌生的城市,有着某个孤独的心灵,眼前虽人海茫茫,高楼林立,但却怎么也找不到自己心灵的那个依托和安慰。或许您现在由于爱情的打击,或许又由于工作的不顺,又或许由于家庭的变故,等等.....,是不是感到无处倾诉呢? 没事,“我的心里话”现重磅来袭,专属打造您心灵倾诉和倾听的地方。亲如果喜欢本网站的话,不妨分享、打赏一下吧!支持作者有更多动力和源泉继续去创造,同时也为让更多的朋友得到心灵的帮助和指导。 ---温馨提示: 1、在百度上搜索“我的心里话”,第一个就是我们网站哦!我们的网址(www.5xlh.com),请亲一定要保存收藏好哦! 2、本站有“小秘密”专区,专为各位不便展示真实身份的朋友而设立,无需登陆,只要点击“我要发表”,然后选择“小秘密”,再点击“小秘密”即可发表。(注:小秘密没任何要求,只是严禁发表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3、 亲,如果有任何的疑惑,可以本站内点击或搜索“我的心里话--发表说明”查看哦!
童年心里话 校园心里话 爱情心里话 家庭心里话 社会心里话 恐怖心里话 小秘密 搞笑心里话 关于本站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心里话

幕后凶手

时间:2018-10-11 23:07:39来源:我的心里话 作者: 林市委点击:


  我最近烦心事很多,心情极度郁闷,来到一个叫炮台的地方散散心。

炮台是一片清幽翠绿的山谷平地,种满各种果树、林木,尤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我最近烦心事很多,心情极度郁闷,来到一个叫炮台的地方散散心。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炮台是一片清幽翠绿的山谷平地,种满各种果树、林木,尤以板栗、樱桃众多,住家也很多,早已形成一个村镇,而且建有多栋三四层高的楼房或是仿古木屋草棚,多以度假村居多。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我找了个靠近山腰的招待所住了下来,这儿设施较为简单,比较清静,十分符合我的胃口。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前台大厅空荡荡的,只有一男一女两个服务人员,除了三四位常客,只有零零星星几个人。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我要了个二楼靠山方向的房间,简单收拾一番,很快,我就进入了梦想。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迷迷糊糊中我感觉有一个很沉重的东西压住了自己,让人喘不过气来,想睁眼也睁不开,想动也动不了,像是在梦中,可又好像明白自身处境,就像身体不是属于自己的,越想要挣扎却越感到力不从心,一会就急得满头是汗。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鬼压床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所谓鬼压床一般就是太累加上精神压力过大引起的,人的意识已清醒过来,但是全身仍停留在松弛状态,大脑一时无法控制身体,感觉像是被重物压住了不能动弹,并不是真的有鬼压在身上。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但是好像就是那么不对劲,我感觉确实好像有东西压在身上!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我努力地想睁开眼,用力想移动身体,沉重的眼皮好像一秒也承受不了,转眼就能闭上一样,我费了好大劲我才清醒过来。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呼呼”我明显能听到窗外的风声。这是一间靠山的房屋,为了领略山间美景,专门设置了阳台,并开了落地大窗,我一歪头就能看到外面的景色,山石树木象鬼怪一样模模糊糊突兀着,让人看不透它。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突然,远方山坡上冒出点点似蓝又似绿的光点来,忽隐忽现,忽大忽小,飘飘荡荡间好像来到窗前,转眼间好像又远去了。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鬼火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看来不远的地方也许就是个坟地。我赶紧把头收回来,想起身把窗帘拉上。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屋内的地面是用松木铺就的,散着淡淡的松香,大概是悬空的原因,走在上面一弹一弹的,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深更半夜更让人感到有些毛骨悚然。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屋子里的灯是莲花状的花灯,但灯泡是老式的白炽灯,加上瓦数较低,发出的灰黄的光在墙上照出长长的黑影,鬼魅一般。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我感到嗓子眼发干,起身接了半杯水,习惯性吹口气,慢腾腾地来喝,咦! 杯子里竟然没水了。我略一迟疑,真是马虎,水竟然没倒到杯子里。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然后我重新到饮水机旁接了大半杯水,摇了摇杯子,水差一点溅出来。我把杯子放到床头柜上,打了个呵欠,再次端起杯子来喝水,咦! 杯子里竟然又没有水了!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我四下看看,地上没有一丁点的水渍,门窗都是关着的,真是见了鬼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一时摸不着头脑。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我萌萌怔怔之间感到周围一切都是那么奇怪,老是感觉这个酒店本身透着一种说不出来的不对劲,让人心惊胆寒,天亮一定要搬家。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没等天亮,我就不能在酒店里留宿了,招待所楼下的一间储物间竟然失火了,尽管火势不大,很快就被扑灭了,但鉴于招待所很多地方都是用易燃的木材制作的,为了以防万一,招待所主人还是把人都通知一遍,转移到山下的另一家度假村里去了。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我睡意全无了,前前后后想了一遍,也没弄清到底是怎么回事,自己睡梦中遭遇鬼压身、窗外山谷中的鬼火、杯子的水突然变没了、半夜失火,短短半天时间竟然发生这么多奇奇怪怪的事来,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鬼屋吗?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第二天是个艳阳高照的天气,我黯淡的心情一扫而光。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走出房间,到大厅里准备办一下续住手续,“老同学!”我欣喜地差点喊叫起来,实在没有想到在这个偏远的地方碰到熟人。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老同学也很惊奇,他姓孙,现在是地方派出所的所长了,孙所长看来是有公务在身,寒暄了一下,就匆匆乘车走了,还拉着警报,估计是出事了。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果不其然,很快我就听说了,就在昨天我原先居住的山腰招待所里出了人命:一名前台经理和一名实习店员双双死在招待所里,现场没有任何凶杀的痕迹,二人好好地像睡了一样,可是永远醒不过来了。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昨天招待所出事后,所有人员都撤离了,店主只留下一名大厅经理和店员看店,监视消防,没想到几个小时过去,火灾没有再发生,俩人却都毙命。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我回想起昨天晚上的种种奇怪现象,也没有理出任何头绪,真是见了鬼了。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案件还没有任何进展,这里又发生了一件离奇的车祸。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山腰招待所门前就是一条斑驳石子路,与直通山下的宽阔土路成九十度交叉,与山下柏油马路平行,三条道路形成一个大大的“工”字。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就在石子路与宽阔土路相交叉的地方,出现了一桩交通事故。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在土路边的水槽里斜躺着一个人,浑身是血,混杂着黑泥点,好像一个红色陶俑。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我第一时间也来到现场,死者是个醉汉——40岁左右,国字脸,细长眼,阔鼻子,刚刚刮得络腮胡子泛着青光,左脸上有一条细微刀疤,腰腿部受伤严重,裤子上有明显的轮胎印迹,单导向花纹,型号尺寸145/80R18。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我仔细检查了一下现场周围,却没有发现相同的轮胎印迹,只在路边上隐隐约约有一种接近的轮胎印迹,我仔细辨认,这是一种进口Tiguan的普利司通轮胎,型号是235/55 R17公路胎,而且是正常行驶的胎印。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伤者身上的轮胎印迹竟然没有与周围的轮胎印迹相吻合的,这令我感觉很奇怪。难道伤者不是在这里受到撞击的吗?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或者伤者受到撞击之前就已经印有这种单导向花纹的轮胎印迹了呢? 可伤者身上为什么没有其他受到撞击而留下的痕迹呢?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而且如果是发生激烈碰撞,现场应该会留下擦印,也就是车辆轮胎既滑动又转动而留在路面上的印迹,印迹的宽窄和清晰程度变化很大,虽然没有一种既定规律可循,但擦印识别却是非常简单的。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在事故现场可以明显看到,像转弯擦印、加减速擦印、碰撞擦印等等。可这里却找寻不到任何一种擦印的痕迹!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难道是自己的判断除了问题? 我疑惑不解,即使不是两车相撞,不会出现两车相撞时的恐怖局面。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如果是人与车相撞,在即将碰撞刹那间,出于本能反应,当事者都是紧急制动或急打方向盘,往往会在现场留下减速擦印和转弯擦印,在路面上甚至会留下黑黑的轮胎侧滑印记,很长一段时间不会消失,这是由于车辆受到离心力作用时引起的轮胎向外侧滑移所留下的印迹,是非常明显的。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也许这里没有发生碰撞?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很快伤者身份被查出,他叫李茂庆,竟然就是山腰招待所的真正主人,从小在这个山村里长大的,他在五年前投资建设了这个招待所,一直由他的妻子在经营,而他常年在县城与人合伙开发房地产,一年回不了几次。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村里人还说,死者是个大孝子,父亲死的早,有母亲独自一人拉扯大,很不容易,到三十好几才娶上媳妇,日子过得一直紧巴巴的。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实在没有办法,几年前一家人把老娘一人留在村里,全家出去打工讨生活。谁也没有想到,这小子命中有财运,不过几年腰包就鼓了起来,风风光光回到山村,并投资开办了这个招待所。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俗话说,有得必有失,家庭富裕了,日子好过了,老娘身体却突然不行了,好日子没过上几天就撒手人寰。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李茂庆难过的不行,老娘辛辛苦苦一辈子,没能跟自己享一天福,自己现在有钱了,可又能怎么样呢,老娘无法享用了。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自此以后,李茂庆就再次下山到城里去了,山上的招待所就有妻子杨絮花独自经营着,生意不好不坏,平淡的打发着日子。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后来,听说李茂庆与人合伙盖大楼了,成了真正的大老板了,村里人羡慕的不得了,都想跟李茂庆老板说说,到他的工地上找点活干。但大家老是见不着他,大伙记忆中直到年关好像才能见到他,具体也说不清楚。可没想到,现在看到他,竟然死了。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我想了解一下最后事故认定,准备给老同学打个电话。电话还没来的及打,电话铃就响开了,拿起来一看,竟然就是同学的,说是作为办案组成员之一,白天实在没有时间,约定晚上吃个饭聊聊天。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我趁机把心中的疑问向老同学打听一下,老同学挠挠头说,现在案子还未定,他也不好说什么,虽然事情比较蹊跷,但是都找不出什么疑点来,基本认定是自杀,李茂庆的死就是一个普通交通事故,但由于这里晚上人比较少,周围又没有摄像头,很难找到肇事逃逸者。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我非常失望,但第六感告诉自己,这里面是有文章的,而且两个事故之间多多少少有一定的关系。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我问道:“你们能不能查到一辆进入山村的进口Tiguan车?”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李茂庆的车就是一辆进口Tiguan。”老同学确定地说。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喔。”我惊了一下。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我决定亲自去查查这辆车。车就停在招待所前停车场里。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这是一辆德国产的进口Tiguan车,所用的轮胎就是一种型号是235/55 R17的普利司通公路胎,八成新,轮胎纵向花纹里还积压着黄色泥土,我敲下来几小块,与土路上的泥土进行逐一对比,确认无疑是一样的土质。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看来土路上留下来的胎迹就是这辆车,也许就是李茂庆驾驶的,车停下后后来又发生了什么,这可能就是问题的关键,看来需要调查一下李茂庆的妻子。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我突然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想法: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李茂财比妻子杨絮花大六、七岁,由于年龄差距悬殊,李茂财与妻子感情较为平淡,特别是近几年来,自老母亲去世以后,二人的感情出现极大的裂痕,李茂财自此后重新离开山里的家,把招待所生意扔给杨絮花,自个回到城里闯荡,除了过年过节才回到家里,二人几成陌人,只差离婚证这一层纸了。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夫妻二人各人都有了自己的感情圈子,特别是妻子杨絮花年轻又是老板娘,早就与招待所的一位大堂经理眉来眼去,打成一处。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李茂财这一次突然回家,把二人给抓了现形,李茂财大怒,这位大堂经理也吓得够呛,杨絮花也害怕事情暴露无法在村里立足,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一把火把大堂经理给烧死了,又设计把李茂财给害死了,并制造了车祸假现场。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杨絮花果真是个心肠如此狠毒的女人吗?我又不太确认。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突然的打击令李茂庆的妻子精神恍惚,这是位三十三四岁的少妇,长相一般,衣着华丽但明显带着一种土气,是个典型的见过世面的农村妇女形象。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一见到她,我本来那些曲折的想法完全没有了,我不相信这位女人有这么大的能力,真可能是自杀和一般交通事故,只不过是凑巧罢了。看来李茂才的死就是这辆途观车惹的祸,我决定再次看看这辆途观车。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我又一次来到途观车前,突然发现途观车的左前轮胎轮毂螺丝有拧过痕迹,看来这轮胎刚被换过不长时间!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我脑海中突然浮现出李茂庆裤子上的轮胎印迹:单导向花纹,型号尺寸145/80R18,与途观轮胎差别如此之大,会不是临时用的呢?临时用的,突发事故后备用,对,备用轮胎!很多车的备用轮胎都是非全尺寸的,这应该就是途观车的备胎!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事情发生了转折,现在需要尽快找到这条备胎。很快通过老同学,我打开了车的备胎,果不其然,备胎用过!从备胎的纹路里,我发现了不同于土路上的黑土粒,这与我从李茂庆身上发现的黑色泥点完全吻合!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看来,李茂庆正是被这辆车的备胎撞伤的,可这辆车是他自己开的,真见鬼了,他怎么能自己撞自己呢?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李茂庆的大众途观还有谁开过呢?我把疑问向老同学提出,老同学一笑:“这还不简单,测一下指纹或是看一下山下泊油路上的摄像头不就完了。”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事情可不是那么简单,通过调查,方向盘上只有李茂庆的指纹,而路上的摄像头也清楚显示出李茂庆驾驶的图像。这就可以确定,李茂庆至少在上山之前是活着的,没人开过他的车,李茂庆不是常年不回家吗,他为什么现在回来了呢?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事情越来越让人费解了。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原来昨天是李茂庆母亲的祭日,李茂庆是回来给母亲上坟的。他老娘的坟就在招待所后面的山腰里,李茂庆说这样就能让老娘天天能看到自己的家了。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我忽然想起昨天晚上的鬼火来,不会是李茂庆的老娘显灵了吧,自己的杯子的水无缘无故的没有了,招待所的火灾,还有店员无缘无故的死亡。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看来真是闹鬼了。他老娘是不是死的不甘心啊,现在化成厉鬼来报复了,世间不会真有这么无情的鬼吧,竟然对自己的子孙后代下手。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事情调查到这里,我觉得已经进入了死胡同。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吃过午饭,我决定离开这里,本来是来散心的,没想到又遇到这样的事,搞得人心神不宁的。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我刚刚办完退房手续,突然又听到人说,李茂庆的老婆也死了!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一切发生得这样突然和意外,好似夏天飘雪、冬天响雷一样,我被彻底惊呆了,这到底是怎么了,据说李茂庆的老婆被警察带走询问了几次,压力太大最终跳楼自杀了,可怜一家人,顷刻间家破人亡。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招待所再也没人敢进去了,大家都说里面真的闹鬼了,一到晚上都能听到鬼叫声。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这反而激起我继续调查的信念来,我决定重新进入山腰招待所。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没过几天,热闹的招待所已经非常萧条凄凉了,灰尘已落了一地,散乱纸屑被风一吹象纸钱一样,怪吓人的。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我进入小储藏间,这里就是失火的地方,目前还有火患的痕迹,散发出一股奇怪的味道。我突然有点头晕并伴有恶心,赶紧退出来。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再次进入自己住过的房间,一切好像没有什么大的变化,从窗子向外看,一切都那么安静、美丽,不像是一个闹鬼的地方。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饮水机的水也没有什么变化,我决定再次重复一下喝水的动作,可是杯子却找不到了,我把饮水机的水龙头打开,水就哗哗流下来,流到蓄水盒里,过了一段时间,蓄水盒的水没有任何变化,是不是那天晚上自己眼睛出现了问题?可自己的嘴唇不可能也出了问题。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我四处寻找,忽然在角落里发现了喝水的杯子,我捡起来一看,不仅哑然失笑,原来这是一种魔术道具,倒入水后,水不会流出来的。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那天是刚刚从睡梦中醒来,又做了恶梦,看到鬼火,心里害怕紧张,又不熟悉情况,结果没看出这是一魔术道具。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可是谁把魔术道具放在房间里呢,这是不是有意在做紧张气氛呢,想到刚来招待所冷冷清清的境况,大概是有人蓄意制造,不让人来吧,可这又是为了什么呢?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我进入店员死亡的房间,这里没有什么异常之处,但弥漫着一种不祥的气氛,很快我就出来了,我决定重新进入储物间,并戴上了口罩。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储物间里杂七杂八放着一些修理工具什么的,电源装备是很专业的,也没有明火点,可突然怎么就能着火呢,看燃烧痕迹,火势应该不大,基本没烧坏什么大件东西。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我仔仔细细检查着,一个破碎的玻璃瓶引起了我的注意,这是一个宽口玻璃瓶,破碎玻璃碎片上留有一些淡黄色的颗粒,发出怪怪的味道,这会是什么呢?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我突然想起中学课本上学到的化学知识,白磷有名黄磷,剧毒,易燃,难储存等。这会不会就是白磷自燃后的东西呢。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我又仔细观察了一下,确认这就是白磷燃烧后遗留下一点遗留物。看来这有可能就是引起这么多变故的罪魁祸首。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事情还是要从死者李茂庆说起,李茂庆最近几年外面风光无限,实际日子已非常难过,与人合作开发的写字楼由于资金链断裂,早已成为烂尾楼,要账的人络绎不绝,李茂庆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只能到处躲帐,拖一天是一天。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前一阵他躲到东北,东躲西藏的十分感伤,想到自己这一辈子,觉得最对不起的是自己的老娘,马上要到母亲的祭日了,李茂庆突然十分想到母亲的坟上填一把土,尽尽孝心。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可一伙讨债早已住到自己招待所里了,扬言要住到他还钱的那一天,搞得生意也不太好了,妻子一个人实在也对付不了。思前想后,李茂庆决定回来,并设计了一个计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李茂庆一个人开车回来,没想到在前不着村后不挨店的地方扎了轮胎,李茂庆只能自己换了备胎,等到维修店才又重新修补换回来,这也就是我在备胎上发现不同于当地土路上的黑色土质原因,李茂庆裤子上的印记和黑泥点也是自己更换备胎形成的。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等他回到家里已是傍晚,他悄悄来到招待所里,打开储物间,拿出一瓶白色颗粒状药品——剧毒白磷,取出一点,来到招待所窗外,白磷熔点很低,遇到空气就会发出蓝绿的磷光,这就是我看到的鬼火,李茂庆是想以此来恐吓住在招待所里的要账者,直到把他们吓走。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谁知放在储物间里的白磷也发生了自燃并引发了一场小的火灾,趁此机会,李茂庆让妻子安排店员以消防安全为由将人员全部清理,眼看大功告成,事情的发展却出了差头。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由于对白磷的毒性认识不足,加上没有任何防护知识,安排在招待所的店员都出现了白磷中毒,加上没有人发现,最后都毒发身亡。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等李茂庆发现了此事早已晚了,李茂庆十分害怕,慌慌张张想连夜逃走,也许是慌不择路,也许是冥冥注定,一脚踏空,整个人仰面跌倒,事也凑巧,后脑壳一下子磕在路边一块凸出的石头牙子上,血流不止,立时毙命,现场就像一场交通事故一样,特别是身上的轮胎印迹更是误导了人们的判断。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至于李茂庆妻子的死,那就是事情集聚在一起,两条人命、巨额债务、亲人离去加上周围压力,一下把她压垮了。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事情终于搞清楚了,所谓的鬼屋只不过是一些自然或人为制造的巧合而已。真正压垮这个家庭的还是生活的压力。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赶紧收拾好行李,想立即离开这里。ZhX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主人,如果您觉得这篇心里话故事不错的话,求打赏和分享下哦,让我们有更多动力去创作和分享!
顶一下
0%
返回首页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
  • 梦里一场车祸后,我灵魂出窍了

      有一段时间抑郁症很严重,严重到每天都想死,每天都在怀疑自己,什么都不想做,只想静静的躺着, 感觉自己是个废物。   每天都在计划着应该怎么死。

  • 我所经历的灵异故事,回魂托梦投

      这是我的真实灵异故事,也是我亲身经历过的。   原本没经历之前,我是绝不信这些事情的,谁和我说,我就辨倒谁,大家都说我是杠头。在我眼里,谁说这些,我都认为是哗众取宠博眼球,直到我的亲人去世,我才相信这些。

  • 火葬场的那只鬼手

      这个故事,我还是从一个朋友的嘴里听来的,要不是他因为喝多了嘴上没把门的,估计我是根本不可能听到这段诡异经历的,那么话不多说,咱们直接进入主题。

  • 我死了四年了,现在是个鬼

      我死了四年了。   我是个鬼,讲真,做鬼和我想象中不太一样。   人死后可以选择投胎做人或在阴间做鬼。而阴间完全就是个翻版的人间。有银行,有警局,有商业中心,有菜市场,甚至有学校……唯一不同的是——阴间的居民是鬼。

  • 闹鬼的太平间,差点要了我的命

    这次医院工作的恐怖经历,差点要了我的命,但是很感谢老天有好生之德,让我大难不死,可能是我平时喜欢做好事帮助人吧!   我投了无数份简历,现在终于有了结果,我被录用到老城区的一家公立医院。

  • 那所传说中的鬼校

      我是一名师范大学毕业的学生,这是我几年前毕业找工作的一个恐怖回忆,现在想来都还是一阵后怕。   一日,经过一面老墙。上面粘贴着招人启示:高中教师,高薪。如安全教满十天。即付10万。联系电话:########.联系人:王校长。明南高中。

  • 夺命末班地铁

    一、地铁惨案   最近,我换了一份新工作,下班回家需要搭乘四号线的最后一班地铁。   午夜末班车这条线路是最近新开通的,历时五年才建成,据说本来两年

  • 校墓处

      我以前有一个老同学在外省上高中,那段时间我们经常联系,互通上学期间的所见所闻。她在初中和我一个班,是一个很开朗很活泼的女孩,我

  • 那年的医院怪事,现在都还抹不去

      一九七0年初秋,我妹妹得了胸膜炎,可当地医生大都看过,但都没诊断出准确病因,一直当作凉寒感冒医治。吃了个多月药,甚至泼水饭(认为病患者是遇到了鬼魂,便在屋后或岔路口泼一碗水饭,并烧一些纸。)

  • 那场永远解不开的梦--冤魂命案

      雨一刻不停的下,细密如针。天空灰暗,大地沉寂而苍茫。我一个人在这无边无际的雨中一路向前狂奔,而我的后面一个穿白雨衣的女人正紧追不舍…&hellip

琼ICP备18001500号

琼公网安备 46010802000240号

Jquery返回顶部_我的心里话(www.5xl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