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朋友们,最近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较为严重,请各位朋友们一定要做好防范措施,没什么事,请务必待在家,以防感染,最后祝大家新年快乐!
童年心里话 校园心里话 爱情心里话 家庭心里话 社会心里话 恐怖心里话 小秘密 搞笑心里话 关于本站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心里话

纸人

时间:2019-01-04 23:39:02来源:我的心里话 作者: 半月浮华点击:


【一】
  这个故事,据老辈人说是真实的,它就发生在东坡河畔的一座低矮的小山峦上,老辈人称作那山是“鬼头山”。
  话说几年前,

                 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一】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这个故事,据老辈人说是真实的,它就发生在东坡河畔的一座低矮的小山峦上,老辈人称作那山是“鬼头山”。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话说几年前,一支臭名昭著的盗墓团队进入了一个久已破败不堪、无人居住的小村庄。这个村庄原来很热闹,人也很多,但数年前的一次突发瘟疫,却给这个村庄带来了厄运。结果因瘟疫,这个村庄全村人都死去了。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事情发生后,当地的政府部门派了消毒医疗组织,为这些死去的人收了尸。大约过了半旬后,这些医疗人员也都纷纷无缘无故地死于非命,而且死相异常得恐怖,仿佛是临死前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事件传开后,闹得沸沸扬扬。自此,这个村庄就逐渐地被人当作了凶地,再也无人敢问津了。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直到几年后的一天,这个被冷落多年的凶地,也有些牧羊人稍微地敢从它的身旁掠过了,只是这处地方,此时早已是杂草丛生、密密的丛林深处,远望之下,依旧给人一种起鸡皮疙瘩的感觉。
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我给大家说的这个故事,就要从这里开始说起了。大家都知道,一年节日当中,清明节是专门为死者祭奠扫墓的,但是你可别忘记了,还有一个日子,与死人还是有点联系的。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在传统的思想观念里,农历七月十五,可是俗称“鬼节”的。话说,这天正是阴历七月十五,有心的人,那自是不敢迟回家,这怕就怕有些无心之人啊,偏偏夜晚才回家。
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据老辈人说,当天夜晚,已是夜阑人静、人倦灯昏时刻了,有个醉酒汉子,无意中经过了这处凶地,看见了这个废弃多年的小山村里,无比的热闹,村里人来人往,到处都是说笑之声。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这个醉酒汉子看到此,自以为还是白天时刻,便误打误撞地进入了村庄里,他走到一处茅草屋下,突听得阴风阵阵,哭声也随之向自己阵阵传来,起先借着醉酒之意,也不以为然,待酒劲慢慢散去,精神恢复时,他才发现自己所站之处,原来是一个乱葬岗子。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眼前是一望无尽的坟头,更有甚是,眼前还浮现出林林总总的花圈纸扎。突然,刚刚听到的哭声,瞬时变成了笑声,更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此时的笑声是来自许许多多的人,而最让他感到恐怖可怕的是,在他的眼前,此时与自己并行而站的是一个纸扎人。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那醉汉子看到此,不禁吓得退却了几步,使足劲怒喊道:“你是何方妖孽,胆敢扮鬼吓唬我也,还不快快滚去!”那纸扎人也向前走了几步,突然,纸人的浑身上下淋满了鲜红的血,发出阵阵阴声笑道:“我死不瞑目,无法进入阴间投胎转世,遂找你来帮忙。”那醉汉子泼口大骂道:“我又不会还魂之术,你找我没有用的。”说完这话时,突然,坟茔里钻出来许多淋着鲜血的纸扎人,向醉汉子逼近。醉汉子见到此,自然被吓得昏死了过去……
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翌日,有个牧羊人在草茎里发现了他,才救回了他,可是这汉子被吓得过度,已是精神分裂了,但他却一直喊着一个别人都听不懂的名字“血纸人”。遂后,经过短期的治疗,这“血纸人”的事,才慢慢从他嘴里浮现了出来。自此,那处凶地更是变得凶上加凶了。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这件事情,经过讹传,不久便传进了这支盗墓团队的耳朵里。于是,这支盗墓团队经过充分准备后,想进入这处凶地,一探究竟。
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这时候,距离“血纸人”的事,已过了整整三个年头了。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二】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话说这年,立秋刚过,鬼节随至。阴森森的东坡河水,渐而转寒。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傍暮时分,一排南飞的雁阵,掠空缓缓而过。透过稀稀疏疏的丛林望去,一抹残阳似血坠落;空阔的田间地头,寒鸦惨惨地叫着;夜色,昏暗如墨,枯山掩映在倚天石壁中。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月黑风高夜,伸手不见五指。突然,几点微亮的星火,慢悠悠地飘过天空,向其望去,若有若无,时隐时现,又仿佛九天仙女沦落红尘,美丽得令人叹为观止。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大伙先好好准备吧! 等天再黑些,我们就出发。”说话的是个大胡子,眉重眼深,四肢修长,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在他的身旁,围拢着三个人:一个矮瘦子,一个带着眼镜的,另外一个胖子,四个人就如那活死人一般。大胡子用手指掐灭了手里卷的香烟,顿了顿道:“你们看,山那面鬼火重重,阴气森森,等会动手了,先烧几把香,拜拜这些孤魂野鬼,顺便再给他们烧点冥币,省得出来吓着我们。”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三人齐齐地“嗯”了一声:“但愿我们今晚不虚此行,早早下了墓室,找到珍宝。”为首的大胡子一声令下,四人拿起家伙把式便摸黑而去。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四人的前方,黑暗吞噬了无边无际的山峦,独有一座孤山孤零零地矗立在大地上,在这座孤山上,四条身影匆匆忙忙地相继走过。寒鸦在枝头凄凄惨惨地叫着,仿佛在叫魂似的。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四人走到这座孤山下,仰头望去,冷月冒出了山头,要不是那个醉酒的汉子,四人很难想到在这东坡河畔还隐藏着这么一座古墓,真是万万没有想到啊! 四人首先断定这是座崖洞墓,陵墓凿山为穴,四壁都是巉岩垒石。山脚之下,蜿蜒着清澈的东坡河水,绕它静静流淌而过。这座墓穴,四个人早已经用洛阳铲钻探过了,其陵墓的主体结构,分布格局概况都可以说是了如指掌了。最令他们高兴的是,进入陵墓的墓门也被他们找到了。
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在古老中国,丧葬制度各朝各代都有所不同。在民间,阴历七月十五这天,阴曹地府鬼门大开,阎罗王会把饱受磨难的鬼魂,释放出去,让其自由一时。这天,老百姓称之为“鬼节”,要是没有什么事,许多人都会闭门不出,蛰居室内。就是化纸祭祖,也会趁着天黑就早早化过。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却说这天正是农历七月十五。这四个人就是趁着鬼节这天,才准备挖开墓门,进入墓室。当夜色阑珊,所有的一切都戛然而止,此时此刻,似乎真是人间地狱一般,静得让人毛骨悚然。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找到了,是镇墓兽。”微亮的灯光下,恐怖的石刻貔貅焕发着夺目的光芒。大胡子轻轻地用毛刷剥去貔貅上的尘土,借着灯火,四人目瞪口呆了,眼前真是一座尘封千年的古墓,看样子墓穴的结构和他们用探铲探出的如出一辙,只是墓门却被厚厚的石门封锁。一对飞龙盘旋于外壁上,其势凶神恶煞,摄人心魄。按照盗墓的惯例,四人首先原地不动,观其墓室,再伺机找其入门的通道。这样做的目的很显然,防止中了机关。古书也有记载,但凡古墓都有其防止被盗的机关按钮,盗墓者稍有不慎,就会葬身于机关消息之中。对于这点伟大的史学家司马迁在《史记》里较为详细地描述了“千古一帝”秦始皇的陵墓概况。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三】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夜深人静了,初秋的风还夹杂着炎夏里的暑气,吹过原野时,一片片的鬼火,飘忽不定。大胡子用手电筒打在两旁石门上,信手从腰间取出了家把式,并渐渐地贴近墓门。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这时候,金属敲击的声音透过空阔的墓穴传向整座开凿过的山体。说实话,像这样的大墓,四人是从未遇见过,里面肯定是陪葬满了金银玉器或宝石项链。想到此,四人的心又不禁地提心吊胆起来了。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突然,在火光的照射下,一条隐形的十字形按钮闪闪发光。四人走近一看,这条十字形按钮正是启动这座神秘墓门的机关消息。为了安全起见,四人穿上了护体保甲,带上了防毒面具。像这样的时刻,不知有了多少次了。对于像他们这种专业的盗墓团体来说,就算是盗宝不成,也不能枉送了生命。
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四人小心翼翼地拉动着墙壁上的十字形按钮,离墙壁数十里处,低矮的山峦在明月的照射下,万分的显亮。随着一声响动,飞龙墓室石门向两旁敞开。这让四人很惊讶,原本以为,墓门一开,弓*毒气会给他们造成致命的后果。可是现在没有想到,情况却恰恰相反,反倒相安无事。大胡子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很显然是释放一下紧张的情绪。之后,他向那三人道:“现在墓室石门已开,哥几个打起精神来,我们一同进去。”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四人都引燃了随身携带的火把,贴着墙壁慢慢的走进了墓室。没想到的是,在火把的亮光下,满墙的壁画显露了出来。矮瘦子看到此,不禁为之惊叹的呼出了一声。大胡子怒道:“你想吓死人啊! 叫什么叫啊!”矮瘦子道:“老大你有所不知,这些壁画画工精湛,内容生动,我们就是把他它变卖了,这辈子也就够了。”另外两人面面相觑道:“是吗?我们倒看不出它有什么值钱之处。”矮瘦子道:“你们有所不知,这座崖洞墓,历经千年,这里的一切都可谓是价值千金。”说这话时,四人已经又向前推进了数米之远。阒寂的墓室,只有他们轻盈的脚步声响动着。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这座崖洞墓以整座山开凿而成,墓室的规模很大。四人借着手中手电筒的亮光大致看了看,在他们的前后左右还有其他的洞穴。大胡子顿了顿,突然喊住了其余前行的三人。那矮瘦子微微打颤着向大胡子道:“老大,这座墓很大,很恐怖的啊! 我们不如放弃吧!”大胡子听了这话,立时一个巴掌拍向矮瘦子的脑门。愤怒道:“干了这么多年的盗墓营生了,胆子还是这般小啊!要走你走,我们可不走。眼看煮熟的鸭子就要到手了,怎么能够放弃了呢?”眼镜和胖子这时也附和着大胡子向矮瘦子瞪了一眼,径直又前行而去。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矮瘦子遭了这一顿骂,心里只是苦闷不已。他将随身背着的家把式狠狠地向上摔了一下,然后喃喃自语道:“好啊!谁说我胆小,我还不走了啊!”接着他也踉踉跄跄地尾随着大胡子三人缓缓而去。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墓室的外面,月升月落,时明时暗。阴风怒号,宛若夜晚的孤魂野鬼,在无边无际的尘世中游走。这崖洞墓所在的鬼头山上,也正是村子里入不了祖坟的横死之人。高高的山顶上,就是大白天都会感到恐怖不安,更何况是“鬼节”这样的夜晚了。但是对于这四人来说,越是夜无人烟时,越是对他们有利。因为避开了所有的一切,就能更好的方便他们下手了。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四人顺着飞龙盘旋的墓门甬道,一直摸黑走了三百多米时,这才算是走到了墓室的前室。这时,整座墓室的结构便了然于心了。原来,这是座分为前、中、后室和左、右两耳室的大型崖洞墓。此时,对于四人来说,他们熟知盗墓的方法,先从哪里下手,自是心中已有底了。
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大胡子举着手电筒向上看了看甬道的上方,只见一根根汉白玉石柱直直地矗立在地。透过汉白玉石柱而望,大大小小的石门,随意而开。矮瘦子噘了噘嘴道:“这简直就是座地下迷宫啊! 我们进去了,要是出不来了,那可就赔本啦!”大胡子咔擦又是一巴掌拍在了他的脑门。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此时,眼镜和胖子也紧紧地握着拳头,咬着牙向矮瘦子道:“你真是乌鸦嘴,就不会说点好的。你可知道,这座墓我们都钻探好几个月了,说不干就不干啊!”大胡子冲着两人冷冷地笑了两声,声音真像鬼夜哭一样,直渗得人心里发怕。然后,他又向矮瘦子道:“好了,闭上你的乌鸦嘴吧! 等我们找到了值钱的东西,我们就撤!”矮瘦子摸了摸自己的脑袋,阴暗的墓室中,他此时此刻却感到发热。这也许是心里过度紧张、新陈代谢加快所造成的吧!
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四人贴着墙壁又走了几步,这时,矮瘦子无意中在地上不知道踢到了什么,“叮”的一声,把三人吓得,骂开了矮瘦子的娘。大胡子转过身来道:“我们没有被鬼吓死,却差点被你给吓死。你能不能看着点路走啊! 告诉你,你可别把家把式全都掉光了,否则,这次的所获,你一边站着去,没你的份!”矮瘦子摸了摸自己身上带着的家把式,什么都没有掉啊! 然后他打着手电筒把刚才听到声音的地面上看了看,汉白玉石柱的残堆中,淡淡地残留几件锈迹斑斑的物什。矮瘦子俯下身,拿出了一把毛刷,轻轻地刷去了那些物什上的尘土,一件件方形的盒子斜斜歪歪地散落在石堆中。这时候,大胡子三人听到了响声,停住了脚步。把灯光向矮瘦子打来。眼睛和胖子不耐其烦地向矮瘦子说道:“你又掉了什么了东西,真是懒驴上磨屎尿多,早知这样,就该让你在家抱着你媳妇睡觉去。”矮瘦子嘿嘿地笑了几声,然后环顾了一下四周道:“你两就是个蠢货,什么都不懂,最好闭上嘴。省得胡说八道,讨人厌。”眼镜和胖子听见此时矮瘦子叫他们蠢货,正欲走过去拍几巴掌脑门,大胡子急忙撑开双臂将两人挡住。矮瘦子笑哈哈地扬起了身子,双手相互轻轻地拍了几下,然后走向三人道:“你们看着墓室,整体都是汉白玉石柱开凿而成,墙上画满了壁画。”随后他把三人带到刚刚发现的汉白玉支柱的残堆旁,指了指那几个方形的盒子道:“这里肯定有好东西,不如我们拿上这几件东西就撤吧!大胡子仔细对着那几件盒子看了看,然后佝偻着腰从石堆中将盒子拔出。四人聚拢在一起,那盒子在昏暗的灯光下,全身锈迹犹如绿苔长满了身一样。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四人将火把聚拢在了一起,矮瘦子轻轻地把散落在残石堆中的方形盒子一个个地挪到了火把的亮光下。然后,双手捧起了其中较大的一个向三人道:“你们暂且向向后避一避,说不准这可是暗器啊!”大胡子瞪了眼镜和胖子一眼,而后三人倒退了十几步。矮瘦子小心翼翼地向着墙壁试着去打开盒子,样子既谨慎又害怕。可能是由于盒子长满了锈,用了十几分钟的时间才打开。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盒子并非是暗器。大胡子快步走了过来,怒道:“什么破玩意,弄的这么神神秘秘,拿来我看看。”矮瘦子将打开的方形盒子双手呈递给了大胡子,在阴暗的灯光下,方形盒子里放置着一对晶莹剔透的玉玦。玉玦的周身镶嵌了一层薄薄的金片,唯有玉玦的缺口处才能分辨出这是一对精美的玉器。四人看见此玉玦喜出望外,眼镜笑哈哈地道:“这可是上等的青白玉,它的市场价可是价值不菲啊!”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大胡子在矮瘦子的肩膀处轻轻连拍了几下,笑道:“这次得到这几件玉器,你的功劳不小,等我们这笔买卖做成了,多分你点钱。”眼镜和胖子又随口附和着道:“是啊!应该如此嘛!”矮瘦子将所发现的所有方形盒子都集中放置在了随身携带着的蛇皮袋子里,系紧了口子交给了大胡子。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这时候,夜色更浓,幽月冥冥,整座墓室顿时显得很恐怖了许多,时不时的会发出一连串怪异的声音。矮瘦子同眼镜相拥在了一起,似乎是听到了什么。三人随着大胡子又穿过了几个洞穴,过了这几个洞穴,就是整座墓葬的核心区——放置墓主人棺椁的后室了。大胡子大步流星地举着火把前行,三人则是踉踉跄跄地尾随其后。这时,四人已距离墓门已逾千米远了。晚风透过开凿的墓门吹拂进来,呜呜的像来索命的鬼使神差一样。矮瘦子总觉得自己的身后跟来了许许多多的鬼魂似的,想往后看,可是又不敢去看,只能闭着眼睛摸着墙壁向前推进。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过了片刻,墓室立时变得宽敞起来,由先前的甬道变成了后室。四人顺着前方望了一望,后室略微凸起的青灰石砖上赫然摆放着三幅漆成黑色的棺椁。棺椁的四周随处散落着琳琅满目的陪葬品,可是细细看去,唯有正中央的主棺上,站立着一对纸人。从昏暗的灯光中看去,纸人乌黑的双眸正似乎凝视着四人,直勾勾地看着四人。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大胡子除下了身上的物什,心里茫然自语地说道:“这下可要发财啦!这么多的陪葬品要是卖了,那可是一夜暴富啊!看来这次真的是走了财神爷的运气啦!”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矮瘦子望见棺椁,顿时吓的退后了数步。大胡子同眼镜和胖子赶忙弯下腰去翻看地面上的陪葬品,三人通视着眼前的三副棺椁如同无物一般。矮瘦子贴着墙壁蹲坐了下来,他胆颤心惊,心里想这么多年了,棺椁竟然毫发无损,这里定然有所蹊跷。他走到大胡子面前声若蚊吟地嗫喏着道:“老大,我看我们还是回去吧!这里古怪多了,可能有不干净的东西。你们看那棺椁都几百年甚至几千年了,还未有半点炭化。说不准棺材里的死人早就已经变成了僵尸了。”大胡子猛地抽身站立了起来,他朝着矮瘦子的脑门又啪嚓一掌,大怒道:“这煮熟的鸭子,怎么能让它飞走了呢?你一边凉快去,省得在这里胡说八道的扰乱心情。”话毕,胖子哈哈哈三声大笑,声若洪钟,响彻在空廓的墓室中。大胡子头一扭,又冲着胖子怒道:“刚说完他,你又发疯啊!我看真是还不如不带你们出来了呢?”胖子的声音戛然而止,骤然迎到大胡子的身旁道:“老大,我发现好东西了,这下我们要大发横财了,你看那角落里。”大胡子同三人齐刷刷地同时注视着胖子所说的那个角落。四人一看靠墙角的角落里,摆放着好多的青铜器,有青铜鼎、青铜簋、青铜甗、青铜爵等等。大胡子一看,登时兴奋了起来。他走过去,胡乱地看了一眼。他暗地里数了数只见满满的青铜器物有七鼎五簋,他向眼镜瞄了一眼道:“这七鼎五簋是什么意思了,这是个什么墓?”眼镜笑嘻嘻地答道:“根据西周时期的列鼎制度来推算,这七鼎五簋墓可是个古代诸侯级陵墓啊!你们看仅仅是陪葬品就这般丰富,这定是一个诸侯的墓葬没错。”大胡子心里咯噔地乐了几下,这么说,这里的东西件件都是价值连城了啊!胖子惊人的发现,令他自己都异常高兴。他回头一看,黑漆漆的棺椁的主棺盖上,站立着的纸人此时此刻突然流着鲜红的血,异常的恐怖不已。胖子“哇”的大吼了一声,道:“血......血纸人啊!”大胡子原本正心里盘算着,胖子的这么一声吼叫,大胡子怒气十足地道:“谁他妈的这么不识趣了!”三人的脸猝时绷得紧紧的,抖着嘴唇道:“老大,你看那边,有血…血纸人啊!很恐怖的!”说完三人争先恐后地奔着墓门而去。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大胡子漫不经心地朝着前方一看,黑魆魆的棺盖上,纸人的身上真的流着血,看见此状,他也便飞也似的撒腿忙不迭地奔着飞龙墓门跑去。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四人竞相跑至墓门时,突然飞龙盘旋的那墓门也刹那间关闭的紧紧的。说那迟,那时快,矮瘦子手里一直举着着的火把也瞬间被不知什么东西给熄灭,只听得一阵阵惨叫声传来。矮瘦子被吓得浑身冒出了冷汗,他直起嗓子大喊道:“各位鬼魂朋友,不关我的事。不要找我来索命,这都是他们让我们做的。”大胡子气愤愤地喊道:“别他妈的说了,是谁在这里装神弄鬼了,有本事给老子滚出来,暗地里吓唬我们算什么英雄好汉了。”大胡子话毕,从墓室的后室又传来了几声怪异的响声。矮瘦子和胖子相互挤在了墓室的汉白玉墙壁上,试着把呼吸也尽量降到了最低。眼镜此时也似乎是不知所措,空荡荡的石墓里,好像也只有了大胡子一个人的声音了。过了片刻,怪声止息,只听得矮瘦子又抱怨道:“我看这里真的有鬼,我们赶快找到启动里面墓室石门的机关离开这里吧!”胖子和眼镜此时也异口同声地应了一声,之后,三人便在昏暗的夜色下摸着石壁缓缓地寻找着。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四】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黑漆漆的崖洞墓里,只能从模糊的视线里隐隐约约地望见洞连着洞,其余的什么也看不清。三人继续寻找着启动墓门的机关。大胡子则在暗中擦亮了一根火柴点燃了一支香烟面不改色地蹲坐在冰冷的青灰石砖上。这份异常的镇静,让矮瘦子等三人看的出奇。胖子紧步走至大胡子的面前道:“老大呀!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这闲情逸致啊!赶快想办法离开这儿吧!否则我们真的会盗宝不成,命丧此地啊!”大胡子掐灭了手里的香烟,站立起来道:“你们三个莫要惊慌,我们再进去一探究竟去。”矮瘦子倚在石壁下,瞪了一眼大胡子道:“要去你们去吧!我是不去了。我可不敢再去招惹鬼魂了。”大胡子望了望矮瘦子一眼道:“你真他妈的没出息,遇到这点破事就惊慌失措。你还是男人吗?”矮瘦子哑口不言,胖子和眼镜支支吾吾地欲语不出。大胡子从工具袋里拿出了远程手电筒,从手电筒的光芒中望去,后室里的三副棺椁还静静地停在原地。只是棺椁盖上的那对血纸人,此时却是出奇地消失不见了。大胡子信步朝着棺椁走了过去,其余的三人按地不动。只是把眼睛睁的大大的直勾勾地看着大胡子一步一步地向后室走去。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三人刚刚惊魂甫定,大胡子的叫喊声便透空传来。他自言自语道:“我还当是什么了,原来这都是幻觉啊!我就说嘛!好端端的棺椁盖上怎么会出现‘血纸人’了啊!肯定是这三个家伙想多了,不然就是偷懒。”大胡子扯开嗓子叫喊着三人过去,他一个人在棺前往蛇皮袋子里装着东西。眼镜和胖子半信半疑地相继又走了过去,矮瘦子却还在黑暗中摸索着墙壁。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大胡子等人在远程手电筒的照射下,把撒落在三幅棺椁旁的陪葬品全部都装进了蛇皮袋子中。正欲走出后室时,忽然大胡子说道:“哎!差点给忘记了,说不准好东西还在棺椁里面了呢?我们要不去把棺椁给打开吧!”眼镜和胖子吱吱呜呜地摇了摇头,口上没有说去与不去。大胡子咳气地不耐烦地挥了挥手道:“好了,你俩蹲坐在一旁,我去就得了。等打开了,帮忙把东西装进去。”两人含笑般默默地点了点头,大胡子便拿起撬棍悻悻而去。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眼镜和胖子点燃了香烟,抽了几口。两人望着黝黑尽处的矮瘦子道:“这家伙,胆子这般小怎么能成大器了。我看啊!还是以后就让他进被窝搂媳妇去吧!省得出来让人操心。”两人刚刚说完,大胡子的铁撬棍在棺椁上吱吱呀呀地响起了一阵阵声音。再定睛一看,大胡子已把包着棺材的木椁给扒拉下来了。呈在三人眼前的是一口很精致的棺材,看到此,三人都不禁地“啊呀”了一声。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可就是正在此时,突然一股冷风飘来。待三人回首相望时,刚刚所看到的“血纸人”又重新出现在了三人的面前。胖子大叫道:“又是,血......血纸人。”说完,被吓得倒头倒地,昏死了过去。大胡子和眼镜正要想溜时,只见一群这样的“血纸人”从黑暗中款款走来。两人自然而然也被吓得一倾而倒,掉落在了棺椁前。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过了几天,这四人被人在东坡河畔边的浅水滩里所发现。除了矮瘦子外,其余的三人重度神经紊乱,几乎没有了意识。历经此事,矮瘦子一改往日作风,正正经经地做起了人。可是,每当有人问起那事时,矮瘦子便不再多说一句。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恐怕也只有他自己一个人知道了。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也许,捡回了命,就已经很不错了。至于那所看到的“血纸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也不敢再多想了。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矮瘦子到行将就木时,也没有再说起过此事。他只是嘱咐后辈人不要再做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了,否则会遭遇厄运连连的。就这样“血纸人”的事,流传了好几辈子。轮到我自己时,东坡河畔早已盖起了一座“老君庙”了。而那座低矮的“鬼头山”还是依然原封不动地矗立在那儿,像一座阳间地狱招揽着一代又一代的人。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故事讲到这里就算是讲完了,其实,那个矮瘦子就是我的祖上。好在那次的事情上,我的祖上躲过了此劫。此后,我的祖父背井离乡便离开了那儿,在黄河风滩上落了窝,繁衍着后代。JJI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主人,如果您觉得这篇心里话故事不错的话,求打赏和分享下哦,让我们有更多动力去创作和分享!
顶一下
0%
返回首页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
  • 草包小道士

    我的名字叫草包,人如其名,一个头里长草,脑袋里长包的人,他们叫我草包。而且我还是一个道士,他们叫我草包小道士,带领一帮智障.....不.....是草包队友斩妖除魔,造福苍生,直到生命的最后尽头。

  • 梦里一场车祸后,我灵魂出窍了

      有一段时间抑郁症很严重,严重到每天都想死,每天都在怀疑自己,什么都不想做,只想静静的躺着, 感觉自己是个废物。   每天都在计划着应该怎么死。

  • 我所经历的灵异故事,回魂托梦投

      这是我的真实灵异故事,也是我亲身经历过的。   原本没经历之前,我是绝不信这些事情的,谁和我说,我就辨倒谁,大家都说我是杠头。在我眼里,谁说这些,我都认为是哗众取宠博眼球,直到我的亲人去世,我才相信这些。

  • 火葬场的那只鬼手

      这个故事,我还是从一个朋友的嘴里听来的,要不是他因为喝多了嘴上没把门的,估计我是根本不可能听到这段诡异经历的,那么话不多说,咱们直接进入主题。

  • 我死了四年了,现在是个鬼

      我死了四年了。   我是个鬼,讲真,做鬼和我想象中不太一样。   人死后可以选择投胎做人或在阴间做鬼。而阴间完全就是个翻版的人间。有银行,有警局,有商业中心,有菜市场,甚至有学校……唯一不同的是——阴间的居民是鬼。

  • 闹鬼的太平间,差点要了我的命

    这次医院工作的恐怖经历,差点要了我的命,但是很感谢老天有好生之德,让我大难不死,可能是我平时喜欢做好事帮助人吧!   我投了无数份简历,现在终于有了结果,我被录用到老城区的一家公立医院。

  • 那所传说中的鬼校

      我是一名师范大学毕业的学生,这是我几年前毕业找工作的一个恐怖回忆,现在想来都还是一阵后怕。   一日,经过一面老墙。上面粘贴着招人启示:高中教师,高薪。如安全教满十天。即付10万。联系电话:########.联系人:王校长。明南高中。

  • 夺命末班地铁

    一、地铁惨案   最近,我换了一份新工作,下班回家需要搭乘四号线的最后一班地铁。   午夜末班车这条线路是最近新开通的,历时五年才建成,据说本来两年

  • 校墓处

      我以前有一个老同学在外省上高中,那段时间我们经常联系,互通上学期间的所见所闻。她在初中和我一个班,是一个很开朗很活泼的女孩,我

  • 那年的医院怪事,现在都还抹不去

      一九七0年初秋,我妹妹得了胸膜炎,可当地医生大都看过,但都没诊断出准确病因,一直当作凉寒感冒医治。吃了个多月药,甚至泼水饭(认为病患者是遇到了鬼魂,便在屋后或岔路口泼一碗水饭,并烧一些纸。)

本站周点击排行
  • 草包小道士
  • 琼ICP备18001500号

    琼公网安备 46010802000240号

    Jquery返回顶部_我的心里话(www.5xl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