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葬场

小能 5534 2020-05-28

             veN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veN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我是卖骨灰盒的。veN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veN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在我们这行,有很多忌讳,比如不能说一「个」骨灰盒,得说「一尊」,毕竟逝者为尊。veN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veN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再比如绝对不能拿骨灰盒开玩笑,哪怕再小的玩笑也不行。veN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veN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曾经我就听说过一件很邪门的事儿,早先给司炉师傅打下手的学徒,他大中午的喝了点酒,借着酒劲开玩笑说想拿盒子泡方便面。veN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veN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结果晚上值夜班的老王巡夜,却看见锅炉房亮着灯,老王疑惑着进去一瞧,差点没把他魂儿给吓出来。veN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veN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就看见那学徒捧着个新的骨灰盒,里面装满了烧锅炉剩下的碳灰,那学徒一手抱着骨灰盒,一手抓起大把的灰就往嘴里狂掖,吃得满脸都是。veN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veN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老王当场就给吓尿了,赶忙屁滚尿流的打了 120,甚至还惊动了厂长,连夜把人送到医院。veN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veN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据说到了急诊室人都快不行了,碳灰阻塞了气管儿,差一点因为窒息要了命。veN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veN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再后来,那学徒就疯了。veN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veN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我是去年才来到这儿上班,一是因为火葬场工资高,二是因为家里老辈做这行,子孙再做其他行业会很「麻烦」。veN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veN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起初我肯定是一百个不愿意,毕竟我经过系统教育,是个唯物论主义者,想打破所谓接班的旧习。veN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veN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但后来家里做了好几年思想工作(其实是被逼的……),我才心不甘情不愿地来这儿,打算先干着,等找到合适的工作立马跳槽。veN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veN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很多人以为火葬场下面都有「镇器」,这事儿不假,但这些「镇器」却并不是阳器,反而是煞气很重的阴器。veN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veN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是因为整天接待死人的地方,阴气重,就必须得用更狠的东西才能镇住,拿我们厂来说吧,用的就是战国时期的一块瓦片,据说是当年白起坑杀了四十万赵国兵卒,后来从万人坑里扒出来的……veN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veN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当然我对这些事儿,从来都是半信半疑,人的生命消逝,无外乎自然法则,搞再多的神鬼邪说,都是活人骗活人,当不得真。veN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veN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但最近发生的一件怪事儿,却企图在扭转我根深蒂固的想法。veN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veN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那是清明节前一周,我这块说忙也忙,说不忙也不忙,忙的是后山上陆续赶来扫墓的人,我临时被调去帮忙接待,不忙的是没有买盒的客户。veN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veN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但卖墓地的哥们儿却忙得不可开交,得空的时候我找他聊天儿,他调侃说墓地节前一个价,节后还得涨,这「节」说的自然就是清明节。veN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veN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旧时候吧,人们都有老陵,家里有了逝者,都是找老陵跟祖辈安放在一起。veN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veN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现在城市化建设如火如荼,不仅房价大涨,顺带着墓地也是涨得飞起,三尺见方的一块地,甚至比房价还高。veN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veN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虽然对此早有了解,但我还是听得不太舒服。veN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veN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正聊着呢,同事突然叫我,说来客户了,我赶紧跑过去伺候,没曾想,跟以往来吊唁的大队伍不同,这回来火葬场送别逝者的,竟然只是一个女孩儿。veN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veN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她瞅着年纪跟我差不多大,神情失落无助,披麻戴孝,双眼红肿的站在我那小窗口前。veN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veN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我左看右看,貌似真的只有她一个人,连其他家属都没有。veN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veN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不过秉持着职业操守,我没多问什么,还是照例给她推荐了几款价格适中的骨灰盒。

草包小道士
冤魂索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