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监狱生涯

小能 4062 2019-05-19

                            Wsd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Wsd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几年前在外面瞎搞,年轻气盛群殴!将人砍成重伤!故意伤害,6年!Wsd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Wsd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关于监狱里面的生活状况,那我就谈谈这段经历。Wsd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Wsd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出事后,在外面跑路半年,然后被捕,在看守所带了半年,走完程序被送往监狱服刑。刚入狱那会是很兴奋的,心理早已接受服刑事实,自然希望早一点离开看守所,因为监狱生活比看守所生活强之百倍,关于看守所的情况,在此不再多加赘述。Wsd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Wsd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监狱被高墙电网环绕,墙头有武警驻守,几十米一岗,真枪实弹(都这么说,没有亲身验证过)。入狱先进入监队,貌似新兵训练营的一个过度场所,经过三个月的入监队生活,再按照每个人的表现分到各个监区。Wsd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Wsd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在这里每个人领取属于自己的生活用品,然后背诵行为规范,学习生产知识,严格的队列队形训练。Wsd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Wsd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进入监狱以后并非是狱警管理每个犯人,而是犯人管理犯人,管理者被称之为“长员”,里面分工明确,,井井有条。Wsd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Wsd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从被捕批捕至法院下判决之间,我们被称为犯罪嫌疑人,下判决后被称为罪犯。死刑犯不会被送往监狱,直接在看守所期间就被执行了,被送往监狱的是死缓(死刑缓期两年执行),无期徒刑,有期徒刑三种刑期的犯人。Wsd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Wsd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在此解释一下,有的人认为死缓就是两年后执行死刑,这是错误的,死缓的犯人一般就死不了了,送往监狱以后两年内没有大的过失就会改判无期徒刑,再过两年没有大的过失再改判有期徒刑…Wsd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Wsd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有期徒刑采取挣分制度,貌似以前生产队挣工分,八十分可以减一年刑期,所以在监狱服刑期间大多数情况还是很配合的,都希望多争些分早日回归社会么,这几乎是每个劳改犯最大的愿望与目标了。Wsd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Wsd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以下我从几个方面分别讲一下我眼中的监狱生活:Wsd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Wsd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生活环境。客观的讲监狱的环境还是不错的,我所在的监狱有七个监区,一至五是负责生产的,六是负责食堂超市医院,七是入监队教育科(负责狱内学习,新闻,报纸培训)跟纪检(纪检是戴红袖章检查行为规范的,有扣分权利)。Wsd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Wsd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每个监区在一栋楼上,又分几个分区,每个分区同楼不同层,分区又分组,每个组单独一个监舍。像是筒子楼一样,中间一条走廊两边是监室,监室统一的床单被褥枕头,被褥要叠成豆腐块,跟枕头的摆放位置都是有严格标准的,这关乎着扣罚制度,之后我会讲到。Wsd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Wsd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每个监室有十二张床,一个鱼缸,一个书橱,两个生活橱,几盆花,室内墙壁雪白,有专门设置的墙画排板,走廊有几个鱼缸墙壁上有广告公司做的壁画,很多盆栽植物,公用的厕所,洗刷间,图书室,长员办公室,电视房。Wsd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Wsd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楼层出入有专门的小岗记录,楼层之间可以互动,时间久了都熟悉了也没有那么严格,每栋楼有一个院子,有个鱼塘,有石桌,有篮球场,有若干健身器材,跟现在很多生活小区似的。Wsd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Wsd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从监室到监区所有设施,大到篮球架小到一条鱼,都有专门的责任人,与分值挂钩。平时除了出工,都在自己的监区里自由活动,不允许离开监区去其它地方随意走动散步什么的。Wsd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Wsd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一天的生活流程。每天早上五点半起床(一年到头除了法定节假日都是如此),穿衣服刷牙洗脸,六点站队集体去吃饭,吃完饭回来六点半左右,抓紧打扫卫生,七点多出工,出工的走了,分区干警开始检查卫生,手拿卫生纸,带个本子预备扣分。Wsd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Wsd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墙壁脏了,扣! 窗子脏了,扣!被子叠的有褶皱,扣!地面死角有灰尘,扣!床缝有灰尘,扣!鱼死了!扣!我们出工在外面干活,心里也是挂念着监室的,知道自己没被扣罚的嘴里会不自觉的哼起过时已久的老歌小调,被扣罚的骂骂咧咧的几天缓不过来…Wsd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Wsd我的心里话—倾诉您的心声,倾听别人的故事。

  也不奇怪,每个人的工分一个月有二分多一点,被扣罚一次大约在0.1至0.5之间,是令人感到很痛苦的,像分区查卫生这种事几乎天天发生,除此之外,监区干警每周会查三次,监狱领导也会检查三次,更令人头疼的是监区扣罚扣分翻两倍,监狱扣罚翻三倍!干警之间的工作优劣也是与此挂钩互相评比的。

从今以后,还是好好做人吧
那些年流浪,我要过饭
相关文章